切换到宽版
  • 132阅读
  • 0回复

伞降遇险情降落伞失效,副连长低空上演“生死时速”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 

重庆眼底手术医院

      金秋时节,鲁西某训练场,第80集团军某旅组织的翼伞定点跳伞训练即将展开。10名队员紧张忙碌,认真整理伞具,准备挑战“快速消高”这个高难度课目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消高”是翼伞训练的专业术语,指的是跳伞员跳出舱门后,双手拉动操纵杆或操纵带,使降落伞由自由飞行变成“之”字形旋转下落,从而达到隐蔽接敌、精准降落的目的。这意味着,空中下降速度更快,操纵翼伞动作更多更繁琐,稍有不慎,翼伞在旋转时就会失控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谁先来?”旅领导来到伞训场,目光扫向10名队员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报告!我先来!”旅领导话音刚落,一名身材高大健硕的军官抢先站出队列——该旅警卫勤务连副连长牛明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好!牛明你上,给大家做个示范!”旅领导看到这张熟悉面孔,把“第一跳”的任务交给了牛明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牛明是个“训练狂人”,一直以“敢打敢拼”闻名全旅。无论执行什么任务,他都勇于啃最硬的骨头、挑最重的担子,先后获得“和平使命”勋章、优秀射手、优秀机降兵、“十佳雄鹰”等多项荣誉,2013年参加全军特种部队比武表现优异,荣立一等功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,直升机呼啸升空,飞抵指定空域。舱门开启,一阵强劲的气流扑面而来,牛明收紧身体,一跃而下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1号跳伞员开伞正常,准备消高!”地面指挥员发出指令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拉动操纵杆,瞄准目标区,加速旋转。1200米、800米、500米……降落伞在牛明娴熟操控下,完美旋转降落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突然,在下降到距地面300米的高度时,一阵强气流猛然袭来,牛明的伞衣被瞬间冲乱,抱成一团。“降落伞失效!”他的身体开始疾速下降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遇到强气流了!” 地面指挥组人员全部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紧张地盯着快速下落的翼伞。根据以往经验,这种伞型低于300米开伞的概率几乎为零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稳住!”千钧一发之际,牛明极力克服外界干扰,在脑海中快速思索险情处理办法,本能地将右臂弯曲抱紧备份伞,左手迅速拉下操纵带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嘭!”伞衣恢复正常,牛明的身体被狠狠地拽回空中,巨大的拉力让他差点窒息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短短38秒,凭着过硬的军事和心理素质,牛明连续进行了多次“之”字形“消高”,成功避开强气流险情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精准着陆!”对空广播响起的那一刻,伞降场的所有人瞬间沸腾起来,掌声、欢呼声交织起伏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等到牛明背着伞具走近集结区,大家才发现,鲜血从他的嘴角不停地流出,已经染红了衣领。原来,在处理险情时,降落伞右操纵带金属扣反弹,将牛明下嘴唇击穿,而全部精力都放在翼伞操作上的牛明,直到落地才感觉到疼痛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随队军医为他缝合三针,血迹还未擦净,牛明便匆忙赶回伞训场。他要第一时间把自己刚才伞降的全过程告诉即将跳伞的战友。他说:“用这三针换来全队‘翼伞快速消高’的宝贵经验,太值了!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一句话颁奖辞:有任务就上,见第一就争。在牛明身上,有股不服输的“拼劲”、不认怂的“牛劲”,这是每名军人应有的劲头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来源:解放军报  作者王宁 张涛 解放军报记者 韩成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快速回复
限100 字节
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,可以用”恢复数据”来恢复帖子内容
 
上一个 下一个